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魔道祖师】#晓薛晓无差#新年给你们吃糖/超级短小/一发完

•NC OOC
•私设两人在义城就在一起,并且约定好一定要等待对方
•搞事情搞事情,诡异的文风
•新年大吉吧

薛洋等一个人等了很久

最开始他还能记着一切的事情,可他不爱像其他小鬼一样把事情讲给周遭的人听,甚至于那人的生平事迹,他都吝啬于同人分享

可有一天,他终于绷不住了,慌忙抓过一个路边的小童,一股脑事无巨细的把那人的生平说了一遍,末了总算笑了笑,“小鬼,我如果忘了,你可得替我记住”

那小孩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我忘了”

桥上的老太婆把小孩子抓过一旁,小声叮嘱他“可别招惹那人了,成天疯疯癫癫,该去的地方不去,你瞧好吧,不出三十年,他必定魂飞魄散”


后来,他开始忘记很多东西,从那人的衣着,样貌,生平,脾性,最后甚至连名字都忘得一干二净,不知为何身在此处,又要做些什么。

他好几次恍若大梦初醒一般,走到桥上想要接过那碗汤药,最后都颤颤巍巍退了回去

只剩下本能在趋势着他留在这里


终于有一天,白衣道士悄然而至

“薛洋,我是你要等的人”

少年却不为所动,他侧目嗤笑一声“听他们说我叫薛洋,可我没有在等人。”

“你是在等人,你在等晓星尘”小童趴在桥墩边,大声提醒着

“晓星尘是谁?”

“是我”白衣人答,他分明有些急了,却还是柔了眉目,“抱歉让你久等了,阿洋”

薛洋明显被那熟悉的称呼所触动,他有一瞬间的迟疑,最后却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拿什么证明你就是晓…晓…”

“晓星尘”晓星尘有些无奈的摸了摸他的发旋,被一巴掌挥开,他也不恼,只是微笑

晓星尘说出了所有薛洋的习惯,偏好,甚至身体上的几颗痣都了如指掌

薛洋红了脸,“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记得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那要怎么办呢?”

薛洋低头认真想了一会儿,“我听说在地府尽头的魂墟里有一朵让人心想事成的花,你若能把它带来给我,小爷考虑相信你”

“好”晓星尘没有半分犹豫,他跋过荆棘骨骸四遍的山川,涉过滚滚浓烟弥漫的血河,一身遍体鳞伤带回了那朵花,但这都比不上他看到薛洋开怀大笑时的半点开心

薛洋向花许了愿,“我希望下一世能有一段好姻缘。”晓星尘几不可闻的笑了声

“你可以相信我了?”

“不行!”少年耍赖地叫,“我只是说考虑看看!”

“那阿洋还要我怎么做?”

薛洋有些震惊于道子的好脾气,纵使一次次提出无理要求他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再说“我想要阎王老子的生死簿,看看我生平事迹,我不想记不起来我自己”

晓星尘皱眉,“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的”这个要求显然让他为难

“不行不行!我还是那句话,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薛洋毫不讲理一屁股坐下,再抬头就见晓星尘已马不停蹄地往阎罗殿去了

阎王哪里是这么容易答应借出生死簿的,他问晓星尘要用什么他所珍视的东西作为交换

“下一世的双目如何?”

“不,还不够,我要你下一世的五感。”所谓五感,即食之味,嗅之气,耳能闻,目能视,痛之感

他想,来世若他与薛洋是天注定的姻缘,即使五感尽失,他们也能相认

“好”他又毫不犹豫应了


薛洋一页一页百无聊赖的翻着生死簿,最后合上叹了口气,嘀咕了一下“原来我把这个叫晓星尘的害的这么惨,那我怎么可能在这里等他?若是他来了,岂不是要把我撕成魂片!”

语毕后他便想转身走掉投胎去,被身后的晓星尘一把拉住,他慌了神,“我不会的,阿洋,你忘了吗,我们发誓要等对方的,所以你也一直在这里呀。”

薛洋眼睛转了转,他嘴角微微翘起,小虎牙非常俏皮,可他说的话如寒冬飞霜般冰冷“那你再替我做最后一件事,我一定信你了”

“你说”

“我想吃人间的糖,你替我取回来”他一副不好商量的样子

谁都知道人死后魂魄入地府轮回转生再来人世是不可逆转的天常纲法,就算是逗留人间的冤魂,也会遭受严厉的惩罚,何况是逆天回魂

“若是其他的我都依你…可…”

“没得商量!晓星尘会为我做一切事,这即不违背道义,又不伤天害理,怎的不行?”

“那…好吧”

晓星尘没有如薛洋想的一样强行回到人间,而是站在黄泉路口等,他见一人便问一人是否身上带了糖。

常人离世,身上自是别无一物的,偶有达官显贵,也多是金银财宝;他等了很久很久,问过路上的每一个人

终于,有个半大的女孩摇了摇他的袖子,“大哥哥,我有糖,你拿去”


晓星尘欢天喜地带着糖回来时,薛洋已经不在此处了,他左右四顾许久,怕他在哪里躲着打盹,可他不在

他问那小童,“敢问薛洋何在?”

“道长问他吗?他投胎去了”

晓星尘难以置信,他扶着旁边的栏杆,颤抖着问“怎会?”

小童一边舀了碗汤,一边道“你走后没一会儿他又开始看晓星尘的命格,看到最后,他哭了好久,说晓星尘碎魂了是不会有来世的,他见左右无望,便走了”

晓星尘颓然坐下,猛的打了个寒颤

小童把汤递到他跟前,“他还让我给你带句话,你是个骗子,他不会信你的。”

“道长,你们缘尽于此,还是速速饮汤投胎,若是真真挂牵,来世再有回眸擦肩也好啊”

晓星尘木然许久,愣愣接过汤碗,将手中的糖化在了淡黄色的汤里,蓦然竟然已经是满脸泪水


















这是刀子,不要打我🌚









真的没有了







祝你鸡年逢凶化吉吧🐔



评论(30)

热度(56)

  1. 璇璇江湖不可饮 转载了此文字
  2. 兔睡眠💤江湖不可饮 转载了此文字
    好过分啊………………大过年的qwww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