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维勇】维克多表示有话要说

依米:

对我就是个没什么原则的人,有人喜欢好像就拒绝不了。


强调下这篇是姐妹篇吧,正片是8个小时前发的《季光虹表示有话要说》(请进我主页翻上一篇文章就是)。但总有人要求维克多视角,我就以未来中文+新闻系学生的手速2小时给凑活出来了←_←不过这一天写的字有点多,肯定不能保证质量了←_←明天我再看要不要改。
我这么有求必应还不快来勾搭我😂😂😂


嗯,就这样。警告同正篇。


----------------


1


Victor有点紧张。


毕竟Yuri是那种一旦喝醉,第二天就什么都忘了的人。


然而他什么证据都没有,昨天晚上哭着求他标记的人到底是谁。


忘个一干二净一点负担都没有真好啊,这可比419第二天早上还要尴尬。


等一下,Yuri醒了。


Victor试图再肚子里搜罗一些甜言蜜语,不过在任何一个发音离开舌尖之前,Yuri就抱住了他的脖子,趴回他身上继续睡过去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Victor摸到床头的两枚戒指,二话不说就套在Yuri的无名指上。


一对夫妻每天从同一张床上醒来可没什么尴尬的不是吗。


 


2


即使全俄锦标赛和大奖赛之间只有一个月,Victor还是争取到一个星期假期。


请假理由写作:回日本收拾行李。


他其实不太在意这在别人耳朵里听作:胜生勇利卧室七日游。


也没太大区别,随他去吧。


 


3


Yuri留在日本备战全日锦标赛,他要回到俄罗斯开始恢复性训练。待两边的比赛结束,Yuri便将主训练场改在圣彼得堡。


Yuri送他到福冈机场,他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提一下。


“等你回俄罗斯我们可以先把婚结了。”


“不,不行。”Yuri扯住他的围巾,“俄罗斯的婚俗太剽悍,还是按日本的来吧。”


Victor Nikiforov,首次求婚失败。


 


4


虽然Victor总是在Yurio和奥塔别克视频的时候嘲笑他笑得像个傻子,但有时候他真的很羡慕Yurio。


圣彼得堡和巴基斯坦的时差,哪里是可以和日本比的。


他27岁了,不是那种和恋人分开一天都受不了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梦想,他很理智。


“哇!我想Yuri~我要回日本结婚雅科夫——”


“给我清醒一点Victor Nikiforov!你是个成年人不是个小孩!再给我喝酒我就把你扔到西伯利亚去!”


 


5


Yuri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参加全日锦标赛,接连四大洲锦标赛也退了赛,来俄罗斯的日期被一拖再拖。


他打网络电话过去,电话那头的Yuri开始还在抱怨不能早点见到自己,可慢慢他发现Yuri有些支支吾吾。


大奖赛结束的第三个月,Victor在Yuri的社交账号上看到了Yuri的休赛声明。


什么身为omega把重心放在家庭,可他作为他的alpha竟然完全没有听说一点点他的omega决定休赛的风声。


这不是他真正的休赛理由,真正的理由他早就知道。


为什么要这样呢Yuri?


 


6


“我都不知道呢,Yuri竟然是个骗子。”


“对不起……”


“说什么还想留在赛场上,说什么还想和我一起奋斗一个赛季,就是为了让我乖乖回去作为运动员回归冰场吗,这样自己就算引退也很光荣吗?”


“我不是……”


他打掉了Yuri伸过来的手,Yuri的眼睛一瞬间睁得很大。


“我在生气呢!Yuri竟然会骗我!”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这个房间面临这种情况,面对着面,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谁都很委屈,谁都想要一个吻,可一个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他以为他成功了,让Yuri改变了主意,挽留住Yuri和他一同站在冰场上,而恋爱让人昏头。他不是不尊重对方的选择,可他没想到是这种方式。


Yuri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像个被人丢弃的破布娃娃。


Victor虽然失望,但他要的不过是一个回心转意,Yuri对于自己的请求,很容易回心转意。如果现在是岌岌可危,那么干脆自己打碎它。


他把无名指上的戒指退下来,放在那个他们曾经用来放一些不可描述的物品的床头柜上,转身离开。不过奇怪的是这次Yuri并没有像上次放开声音嚎啕大哭,控诉一切都是Victor的错,而是直接什么都不说地蹲在地上,任Victor走远。


心碎这招对Yuri不好用啊,真是的。


Victor在日本等了一个星期,但Yuri似乎完全没有来找他的欲望,只好悻悻回到俄罗斯,欧锦赛开始了。


 


7


“Nikiforov先生是不是状态不好?这和胜生勇利的休赛有关系吗?”


“您和胜生勇利真正的关系是?”


“有传言称您已将戒指还给胜生勇利并已分手是真的吗?”


“胜生勇利是因为和您的关系破裂才休赛的吗?”


Victor摸摸指根,戒指的印记还在,可是那枚小小的圆环却跟自己隔着一道海。


他不过是希望Yuri能够说,不,我没有骗你,我想到俄罗斯找你,我想我们一起训练,我想我们一起血洗下一个赛季。


“无可奉告。”他绷着脸说,“休赛是Yuri自己的决定,我虽然认为很可惜,但还是会尊重他。”他准备离开了,但还是补上一句,“我们没有结婚,所以也不会分手。”


 


8


可是一个alpha,面对自己的omega,还能怎么样呢。


他们只是需要好好谈谈。


Victor为这次“谈谈”打了很多份草稿,多到他都没了头绪,直到世锦赛结束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


没有声音。


他等了一会儿,听筒里传来微弱的喘气声。


又等了一会儿,对方开始哽咽了。


Victor第一时间把语气放软了,“Yuri,你在哭吗?”


对方果然毫不客气地哭出来,眼泪化作大海将他们隔开。好像冷战了两个月,他打这个电话就只是为了哭一场。但Victor也没有说话,就在黑夜里默默听着。


“……五个月了。”


“什么五个月了?”


Victor算了算,除去他上次跑到日本吵架,离他们分开已经五个月了。


“嗯,我知道了,是五个月了。”心碎这招绝对不能再在Yuri身上试验了,绝对,“别哭了,我现在吻不到你。”Victor吸了口气试图缓解气氛,“Yuri曾经在底特律训练?我现在一个人在宾馆,也很喜欢这里。”


好像没有用。哭声停顿了两秒然后更凶了。


 


9


令Victor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从世锦赛赛场上直接买了票飞到日本,一路狂奔势不可挡,然后竟然在Yuri的门口吃了闭门羹。


他早就知道,当初Yuri因为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能躲着自己一个月,现在也绝不是闹着玩的。


日本人的倔强?


俄罗斯人可不是按套路出牌的民族。


“半夜偷吃会长胖哦小猪。”


被逮到的人身体一僵,笨拙地扶着冰箱爬起来。


“Yuri真的是易胖体质呢,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出门竟然能胖成这样。”


Yuri拍掉Victor伸过来捏他的腰的爪子,防备地抱着肚子。


Victor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打到了头。


“你怀孕了?”


Yuri往后退了一步。


Yuri委屈,但Yuri不说,Yuri只是哭。


“Victor……不喜欢小孩子吧。”


“不喜欢。”Yuri突然就崩溃了,“我只喜欢我自己的小孩子。”


Victor伸出手臂去抱他,但他一靠近到一定距离,就像是被施了魔法无法继续靠近。Victor只好从背后抱住他。


“你怀孕了。”“你怀孕了。”“你怀孕了。”“你怀孕了。”


谁也不知道,到底是Yuri先被喋喋不休的咒语弄睡着了,还是Victor先晕过去了。


 


10


Victor Nikiforov先生最近很忙碌。


训练,装修房子,策划一个完美的求婚和婚礼,还有,上育儿课。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变成一个傻爸爸。不,他不会告诉别人的。


 


11


日本的夏季很炎热。但是Hiroko坚决反对孕妇吃西瓜。


“可是我想吃嘛……”Yuri小声说。


“我帮Yuri吃吧。”Victor冲丈母娘笑得殷勤,坐在与日对面,把西瓜切成两半,三下五除二把周围的部分挖掉吃了,一点没有给Yuri留的意思。


Hiroko放下心来,说了Yuri两句就回了厨房。


Victor看准时机,眼疾手快把西瓜中间的一块剜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Yuri嘴里。然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挖边上的西瓜自己吃。


Yuri沉默了一会儿,半晌张嘴问道:“Victor明天有安排吗?”


“没有,怎么了?”


“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把证扯了吧。”


Victor Nikiforov,精心策划的求婚计划再次泡了汤。而且大约以后也再也排不上用场了。


 


12


事实证明,Yuri的育儿课成绩要比Victor好上太多,以至于Victor甚至觉得有孩子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什么变化,除了良心过不去。


“过两天要不要我回去看你?”新的赛季马上到来,Victor回了俄罗斯训练,Yuri认为孩子太小不适合坐飞机,仍然留在日本。


“不要,省得我们还要去机场接你。”


“不用来接我,我知道你的卧室怎么走。”


Yuri挣扎了半天,脸还是不争气地红了。


 


13


新赛季,又是一年的大奖赛。短短的三年,Yuri也好Victor也好,每个人的人生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只不过Victor准备的表演滑里仍然保留了Yuri的位置,就像某一项传统的保留曲目。


Victor扶住Yuri的腰,不费力地将他举起来,冰刀在冰场上流利地划过半圈,Yuri才回到自己的臂弯里。


他们离的很近。


“小猪你再吃多一点,我明年就举不起来你了。”


他们踩着利落的舞步,熟练地交换了位置,擦身而过的瞬间,Yuri问:


“那……你要怎么才能不嫌我胖?”


下一个托举动作后,Yuri借着Victor的手臂把腰弯下去,而另一只手直接勾住他的头。


“嗯,你怀孕的时候,我不会嫌你胖。”


他被Yuri推开,自顾自向观众们鞠躬。


冰场边,季光虹正抱着他们的孩子,轻轻捂住孩子的耳朵,用身体遮住刺眼的光。


他不住地喘,而Yuri已经向光虹划过去。


他赶紧跟上,毕竟他不能让他的未来再溜走了。


---------------


没了


 

评论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