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巍澜#温柔序曲/一发完/BE预警/



•赵云澜第一人称预警❗️
•接结局,私设巍巍成为凡人
•角色死亡预警‼️
•OOC‼️‼️ 他们属于彼此



你离开的时候,我不敢陪着你。我知道你不会再回来了,我知道这就是结束,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


我看着窗外榕树新发的叶子,还带着稚嫩的鹅黄,明明是万物复苏,生命伊始的春天,病房里却是死寂冷酷的寒冬


我看到你的眼泪,我猜你是在为我哭泣,你总是想这么多,为我担惊受怕,最开始我喜欢把你皱着的眉头慢慢揉平,可后来这些褶皱就悄悄从你眉心爬开,布满你的脸。

记得我们最近一次上街,我把那个叫你爷爷的人痛揍一顿,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好看的,是这个世上最最最美好的人,因为你笑起来时,眼睛总是弯弯的,里面总是清晰倒映着我的影子。


这么多年,日子过的太快了,他狡猾又冷漠,总是在人深陷幸福中时从你身边逃走。而你总是将我困在这样的漩涡里,让我无暇顾及他。


我抬起头冥想,年轻的时光冲入记忆里,和着你明艳的面容变成浑浊的泥水,我的喜怒哀乐总是绑在你身上,你轻易地让我笑,让我哭,让我心碎又让我在一刹那重生,每一天和你在一起的光阴,我恨不能将我们融为一体。


我想我们能化成一阵风,吹遍这个世界的千山万水,我想我们能变成一团软绵绵的云,一起看着地上的生命,就像在看80集狗血肥皂剧。你充斥在我的每一个臆想里,我想我永远没法摆脱你了,并且为之欢心雀跃。


你离开后的第一年,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幸福总是有界限的,只有苦痛才是寥寥无期,我蒙在被子里这样想,厚厚的羽绒被,是你学会网购后给我买的第一件礼物,很旧但是很温暖,像你。


我像幽灵一样盘旋在这个家里,这个我们一同生活过的屋子里,审视每一处地方,第一天我在地毯下找到了你的一根头发,还是乌黑的长发,我想那是有次我和你在地上胡闹时留下的,可你忘记了打扫,让它那么侥幸地留下。第三天我在角落找到了你某次意外丢失的袖口,记得你以为是我把它藏起来还决心同我冷战一秒钟。第十天,我把你写的教案都整理好,足足十个收纳箱;第二十天,这已经胜过我们此前最长的分别时间了,那是一个除夕,你去国外大学调研,而我焦头烂额处理突发案件。整整一个月,我收拾起了我们一生的回忆,我诧异于我的效率,又不知道是否是我们的回忆太少,还不足以抚慰我渡过接下来的每一天。


久违的疼痛拜访了我的胃,我缩进沙发里等你给我拿来药和冒着丝丝热气的水,但你没有来,夏天的热气烘烤着我,满头大汗,但我最喜欢这种感觉,像是从前你在情热里炙热的怀抱,再次牢牢裹住了我,我那么喜欢你,那么爱你,那么想要在你安息的地方寻一个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因为只有你身边才是最温暖的地方,哪怕只是你身躯触碰的泥土。

漫长的岁月开始消磨,生命没有尽头,我和我们的从前纠缠不清,我开始混混沌沌地想,这是不是我的一个噩梦,一个没有你的梦,而真实的我和你躺在我们的铁架床上,你做着美梦,带着甜甜的笑。只等闹钟响起来,又能吃到你煎地焦香的培根,喝着暖融融的豆浆,融化在你同样暖融融的眼神里。我开始相信,我要去找个办法从梦中醒来,回到你身边。

我不得不离开这个属于我们的栖息地,周围的人对我迟迟未变的容貌指指点点。我把你的钥匙放在了门前的地毯下,这样你回来也不用等我。

我走了很多地方,遇见过很多人,听了很多事,有些有趣,有些酸楚,这些我都满满当当装在心里,我想有一天,当我从梦中醒来,我要把这个漫长的故事都讲给你听。

我漫无目的地前行,走过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走过我们分别的地方,但我的心始终被什么东西系着,高高悬在胸腔里,直到不知道何年何月,我又一次看到那棵我们在某次植树节于大学路上一同种下的香樟也被人伐倒时,我才知道,那栓住我心的从来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你,沈巍,只有你。




后来,我们的家变成了一片茫茫旷野,那个你经常散步的公园成了大大的人工湖

枝繁叶茂,有白鹭栖息。以前你总是很喜欢这么安静的地方,晚上在抱怨天上的航线和彻夜不息的车流。你说等有一天,我们一定要搬去深山老林,渔樵耕读

你总是说说而已,从来没有付诸实践,因为你知道,我们都爱这样的日子,琐碎又细腻,温暖又缠绵。

而我现在坐在残留的地基边,吹着从湖面而来的风,想着你。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