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莫毛]故事从那天攻防,少谷主自断分水说起(7-9)

愿得一莫雨,为我偷玄晶

折叶笼坚果:

[作为一只咸鱼小白……好多门派的技能都不熟,不知道文里相关的部分会不会有BUG,有的话请不要大意地告诉我233]




7.


之所以说这个ID男友力爆棚,是因为渊是天策保护队友的技能。
想象一下,当你被对方攻击残血的时候,队友军爷挺身而出,挡在你身前为你承受3次伤害——怎么样,够让人心动吧?
然而,
渊来了莫怕,
“渊”来了莫怕,
“渊”来了“莫”怕……
只能说我们的军爷实在是冤枉,而且冤得稀里糊涂不明所以,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哪路神佛,就——




就从自己的霸红尘上摔了下来。
“哪个明教爪子又欠了!”这是军爷的第一反应。
然而并没有喵。
他也并没有被控。并没有魂锁缴械流光等等等等。
——他就只是莫名其妙地从马上跌了下来。而他的藏剑小伙伴,竟还在马背上坐得稳稳当当。
马的主人掉下马,同骑的那个却啥事没有!
这什么鬼啊?天策目瞪口呆。最近很邪门呀有没有!
马上的穆玄英看了下地图,又转了转视角,颇感头疼……
果然是军爷带着他策马扬鞭一通乱跑,就骑到了通天泽附近。
小莫雨就站在那里,绿名NPC,看上去安静无害,然而也只是“看上去”而已。
穆玄英无奈地打了几个字:别闹,拜托。
军爷当即抗议:“我闹?你还说我闹??!”
他又不是自己没骑稳摔下来的——尽管他看上去确实像是自己没骑稳。
穆玄英愣了一下,然后知道闹误会了。
可附近也就只有他和军爷两个人,他该怎么解释,这串近聊并不是发给对方的?




军爷倒也顾不上较这个劲,气呼呼地重新上马,然而一眨眼的工夫,他又
一次摔了下来——
这次不只是摔,还在地上后空翻了好几周。
……活像是被丐帮怼了,可你见过会隐身的丐帮吗?
他操纵着自己帅气威武的大披风军爷,狼狈地从草地上爬起来,不信这个邪,决定再上马去,甩他个战八方。
可是上马的动作读条竟直接被打断了。
这回他看清了,攻击自己的招数分明就是蛇影。
什么时候蛇影也能打断读条了?不,应该问什么时候连五毒也会隐身了?
军爷炸了。
索性也噼噼啪啪打起白字来。


[渊来了莫怕]说:谁在整老子!
[渊来了莫怕]说:有本事用外挂,有本事出来呀
[渊来了莫怕]说:来单挑啊,爸爸怕你?
[天狼星]说:别




可他说晚了。
军爷呆若木鸡地看着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小绿名,正朝自己走过来。
本来任谁也不会觉得绿名NPC能有什么威胁,然而这个NPC有个让人跳右眼皮的的名字叫莫雨,更做了让人跳右眼皮的动作:
莫雨从容地走近的同时,不动声色地拂拭了一下右手的手腕。
李局在上……老子可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绿名!
虽说这个小莫雨还不到六十级吧……等一下,老子又奇遇了吗?




[天狼星]说:等会儿我自己过来找你,好不好?
[渊来了莫怕]说:#惊恐#惊恐你到底在跟谁说话
然后他就看见莫雨回到了原来站立的位置,还是一个安静无害的NPC,给路过的工作室和小号发着任务。
可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注:巴陵小莫雨打董龙那里,招式的特效就是蛇影那样,2333很谜,斜眼瞅老王,少爷什么时候学的五毒技能啦。)




8.
接下来,穆玄英着实费了一番唇舌,才编出个“我有个哥哥在西山居做程序,在开玩笑所以搞了这么一出彩蛋,但是你千万不要跟客服举报啊,我怕我哥被炒了”的故事来。
鬼话连篇,说实话他自己都不信。
好在军爷信了……
穆玄英长舒一口气,也就忘了去反躬自省,为什么这个“哥”的身份编得这么顺口、又为什么怕军爷去找客服了。
可他还是心里有火气,有不小的火气。


因为身体原因,穆玄英并没有住在学生宿舍,而是近处家属院,自己的旧家里。
——已故的母亲,当年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可惜他连她的样貌都记不清,只能从旧相片里细细端详了。
他想,他和剑三里面穆玄英的身世真的很像……然而另一个穆玄英,是不是连看相片的机会都没有呢?
好像想远了……
正因为并不住校,所以不受熄灯和断网的困扰。等到夜深人静,服务器里玩家越来越少的时候,他独自神行到了巴陵。
巴陵地图依然是晴昼朗朗,和外面的世界完全是两个洞天。他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在这永远的青天白日里,莫雨会觉得困么?……会觉得孤单么?
控制着自己的二少,大轻功飞到莫雨旁边,看左右无人,穆玄英打字道:
睡了么
他觉得自己也被传染得不正常了……
对方回应得很快。
[莫雨]悄悄地说:在等你。
穆玄英心情复杂:“我在等活人们下线再来找你……为什么你却这样肆无忌惮?”
非要搞个大新闻出来么?
打完字,他干脆点了个表情动作,在莫雨旁边坐了下来。说不清缘由地,就是很气。
莫雨凝视着他,过了一会儿,却道:“他是你什么人?”




……活像是个吃了飞醋的冷面郎君。
这种违和感,让穆玄英在笔记本的荧光下揉了揉太阳穴,却蓦地笑出声来。
“我朋友啊,怎么就惹着你了?”
“名字惹着我了。”莫雨回答很简短,目光却凝在他微微扬起的脸上。
名字?穆玄英一愣,脑子转了好几个弯,才反应过来其中关窍,顿时哭笑不得。
“那他可真是躺枪了……”
“躺枪?何解?”莫雨问。
……原来你竟不懂这些网络术语啊?
“就是躺着也中枪的意思,还有此枪非彼枪,你理解成躺着中箭就好。”穆玄英干脆操作角色站起身来,“总之,他真的是无辜的,你就别找外人麻烦了。”
“外人,你是以什么身份这样说‘外人’?”
穆玄英怔住了。




好像时间和思维一样凝固了须臾光景,直到他注意到莫雨往后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才想出言提醒不要乱动,万一又有玩家路过呢……
“我讨厌谢渊。”莫雨却冷不丁道。
“一度很讨厌他。觉得是他在离间我们兄弟,觉得若没有浩气盟横行插手,我们就会好好的,永远在一起。”
穆玄英安静地等他说下去。
“我以为我们是理应如此,分开都是命途捉弄,我想要扫清那些阻碍,后来却发现,也许阻碍我们的,不是其他任何人。”
“在花月别院我知道了追寻多年的真相。我当时只想要保护母亲,却直接杀了她。那么,我想要保护你,是否也会……反而害了你?”
穆玄英知道,他已经不是在跟自己说话,而是在跟“那个”穆玄英说话了。心里有点莫名的不是滋味,却又沉浸在他的话里。
“不会的……”他下意识地回答。
“可我已经伤害到你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穆玄英忽然问。永王行宫再之后的事,他一无所知。
莫雨却沉默了,半晌之后答道:“若我早知你那三阳绝脉,便是舍却一切,也要为你寻药为先。”
……
穆玄英不知说什么好,觉得不该再问下去,又觉得好像都明白了。
“你……不要难过。”他恍惚却又小心翼翼地打字,“以后,我没事就来陪你说说话,好吗?”



9.
之后,穆玄英渐渐了解了,莫雨的感知和活动范围,就是他的模型所在的几个地图。
几天的时间流淌得很快,一天他上线后,发现33队伍里的奶妈回来了。
妹子是个PVP和PVE双修的补天毒萝,前段时间三次元有事,故而A了一阵,导致他们在竞技场落后了一些进度。
既然回来,便马上招呼军爷组起……
然而五毒今天发挥有些失常,许是状态不佳,许是手感不好。好在穆玄英和军爷配合相当默契且犀利,战绩总体来说不难看。然而场次打完之后,妹子还是连连道歉,说拖累了他们两个。
“别这么说啦,”穆玄英安慰道,“谁都有失误的时候,我觉得我配装也还不是很好……”
“说到配装!”妹子来了精神,“你跟我去打个仙侣花月挑战二连吧!弄两件PVE装备混搭一下试试?”
穆玄英琢磨了一下,暗器、戒指、轻剑、项链这几个位置,挑一两个换成PVE装,效果或许确实不错。
而且运气好的话,来个身法特效腰坠,虽说竞技场里不能用,可攻防野外,还是能让风车伤害拔高一截。
另外他还有个私心,花月别院的剧情,他只是了解过一个梗概,此时,却格外想进本看看……
在当下的时间点上,英雄上阳宫还没有全通团,永王行宫的挑战本却已经削弱了不少。
然而,他虽然装分不低,却是一身PVP装备,而且并不熟悉副本机制。
思索片刻,穆玄英打算当一回包团老板。现在包团并不很贵,而且躺在地上看剧情,不是更为方便么?




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第二天,他就和五毒妹子进了同一个团,从仙侣庭园开始打起。
结果整个仙侣都有毒,没掉任何老板的牌子或武器,散件不是T就是治疗,就连李旸掉的装绑暗器,都是大大的一个立雪人……
“好黑呀”……团员们纷纷哀叹。穆玄英倒豁达,自是一笑了之。
接下来是花月,一进本就是一段长长的动画,讲述穆玄英和可人追踪莫雨来到花月别院,为韩非池所阻,一段问心曲后,莫雨记起童年往事……
他看得有点揪心,又仿佛有种错觉,此情此景,自己并不是第一次经历。
然而YY里听到小怪已经被群完,团长开始标点,他赶紧按下ESC中止动画,以免耽误其他人。
韩非池的掉落依然很黑……
穆玄英捡了匡义令,便沿着其他团员的路线,来到了清阳谷莫雨的所在。
尚未开打,只是甫一靠近,就看到莫雨的目标,刷地移动到了自己的身上。


[莫雨]悄悄地说:你怎么来了?
穆玄英想回答,可这时候,能当着24个人的面发近聊吗……
他突然有种他俩正在偷情的感觉,束手束脚,该说是刺激,还是尴尬?


[团队][宫商角徵]在[莫雨]面前跪了下来。
[团队][宫商角徵]说:少谷主,文王3=1了,看在我对你一片忠心的份上……你就给我个长歌衣服吧!
……
穆玄英选中了[宫商角徵],查看装备。这是个穿着皇极护手、戴着醉挟腰坠的恶人琴娘,果然只差一件文王衣就能毕业。
剑三玩家因为期待掉落特定的装备,在BOSS面前不乏烧香的下跪的许愿的,一个个演得飞起……
而这个长歌又哪里知道,莫雨会真的“有灵”呢?
然而插件显示,莫雨的目标始终锁定在自己的身上……
一阵心虚蹿了上来,穆玄英果断点了[自绝经脉]。




过程打得并不算艰难。拉脱了一波之后,便顺利过了。
没等奶妈拉,穆玄英自己回到营地传送过来,却听YY里已经有人喊了一声:“天哪,藏剑老板……”
BOSS掉了一把轻剑,一个身法暗器,几个其他的身法散件,以及[文王衣·藏剑],[文王衣·藏剑],和[文王衣·藏剑]……
你见过同时掉同门派的三个牌子吗?
那么今天,你见到了。
[莫雨]悄悄地说:多的留着换洗。
……换洗???
穆玄英气结。




团长释然又无语地,把三个牌子和武器都分给了他,没人拍的散件也插给了他。
然而这还没完。他发现还有额外的装备,直接越过分配掉落到了自己的背包里。——就像是放过瑰石的额外掉落。可显然,自己并没有放过任何瑰石。
[涛翼宁音裳],[寰宇涡天裳],[北斗烁影裳],[慈风啸古裳]
好吧,四种不同属性的外功精简神裤子,也是“留着换洗”的意思?
……以及,
[醉月玄晶]。
!!!




[天狼星]说:你这!
穆玄英惊呆了。他觉得这过分了,可他首先要冷静下来……橙武的玄晶,是只有关底BOSS才有的,这是常识。
[莫雨]悄悄地说:我是没有
[莫雨]悄悄地说:所以,刚去李白那里偷了一块。


-tbc-




----



李白大大心很累,他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三把平行剑。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