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维勇】The Nikiforov Couple (下) 全文完 ABO/史密斯夫妇AU

糯米桂花:

设定来源:电影Mr. and Mrs. Smith


大提琴演奏家(狙击手)维克托X舞蹈演员(杀手)勇利


已婚3年,婚姻危机


OOC/私设大量出没




本章含微量奥尤




前情回顾: 


------------------------------


9.


 


维克托回来的时候房里的等还是暗的,而一直睡在房里的马卡钦今天却趴在院子的狗屋里打起了瞌睡。


他敢肯定,勇利已经回来了。


 


他扔掉了外套,从琴盒里摸出藏在最底下的格洛克17,还把备用弹夹一股脑的塞进了口袋。


维克托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出于本能,他觉得他有必要防一手。


常用各类长短鞭,擅长体术,身材纤细反应敏捷,再加上黑发和黄皮肤,他总觉得自己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想。


在他们这个夜晚的工作圈里,有一个非常出名的杀手,是他们竞争对手公司的王牌。


很不巧,这个王牌杀手,恰好符合他爱人的所有特征。


 


“宝贝儿~你在么?”维克托举着手枪,小心地推开家门。


房间里很安静,这让他格外小心。


他们家的玄关很简单,只有一个巨大的鞋柜。因为维克托的鞋太多,勇利当时特地定制了一个内部可调节的。鞋柜上摆了一盆花,是勇利妈妈上次来的时候送的。


地上的地毯是维克托挑的,实际上家里大部分装饰都是他挑的,勇利的老家是温泉旅馆,在家习惯赤脚走来走去,维克托怕他着凉,地毯专门选了羊毛的。


走过一条大概三四米的宽走廊,就可以进入客厅。他们俩都喜欢看些体育比赛,客厅里就简单的放了张沙发和一台电视。沙发是勇利选的,那次他们难得的眼光一致。


勇利不在这里,维克托觉得他大概在厨房。他们家的厨房宽敞明亮,空间又大,是谈话和斗殴的绝佳选择。


 


就在他即将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听到了手枪开保险的声音,他觉得他猜对了。


“欢迎回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意料之中的,迎接他的除了自己的爱人,还有手枪冰冷的枪口,“你是不是有些事情需要和我解释?”


他举起手枪,笑着回应道:“我觉得,你也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维克托内心感叹勇利回来的够快的,不仅关好了马卡钦,还有时间换了套衣服。


黑色的大V领短袖T恤和紧身运动裤,这还是他俩刚结婚时一起买的,他衣柜里还有一套一模一样的。


买的时候勇利嫌领口太大,一直不好意思穿。偶尔被他怂恿穿了一次,脸红的不愿意出门。


勇利虽然骨架小,但肌肉也很漂亮,薄薄的一层恰当好处,穿短袖低胸的衣服看着尤其明显。倘若是往常,维克托肯定会毫不犹豫赞美一番。


然而今天,他却完全没有心情。


眼前这个坐在清理台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的爱人,让他有点陌生。背对着月光,维克托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解释?”勇利可爱的歪了歪头,“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啊,给钱,然后就去杀人。”


然后他的语气冷了下来,用枪顶住了维克托的额头,“你不也一样么,维克托。”


 


没人喜欢被枪顶着,维克托朝勇利身侧迅速的开了一枪,然后翻了个身,他刚刚站的地方留下了一片弹痕。


他爱人居然掏了沙漠之鹰出来,他觉得今晚厨房大概是保不住了。


 


“是,我也一样,但有选择么!走到这一步你觉得是我自愿的么?!”维克托躲到厨房门后,背着身往里面一阵扫射,他的枪只有十来发子弹,他还的想办法再找把武器。


他余光扫到他爱人从烤箱下面的暗层里拉出一个抽屉,里面是一排小飞刀和好几把手枪。


维克托觉得从保命角度来说,是时候去客厅拿他藏在沙发夹层里的机枪了。


 


勇利从厨房慢慢走出来,“是啊,没有选择,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维克托刚刚背靠着的门板碎了,他爱人的枪杀伤力实在惊人。


“告诉?你告诉过我么?”维克托咬咬牙,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开了几枪,然后纵身躲进沙发背后。


这时维克托看到了之前自己背着勇利藏在角落里的伏特加,本来想要摸出机枪的他心里有了另一个主意。


 


勇利好像换了一把枪,维克托有点佩服他居然在厨房也藏了把机枪。维克托身后的沙发已经快撑不住了,他把手边的伏特加丢了出去,随后反身对着酒瓶开了一枪。


伏特加瞬间爆炸开,还带出了一条长长的燃烧轨迹。


勇利没料到他回来这一手,人下意识的向沙发躲了过来。维克托则趁机抢过勇利手里的枪,把人按在沙发上。


 


“所以,现在来解释一下吧。”这次换到维克托居高临下的看着勇利了,但下一秒就被踢了下去。


“有什么好解释的。”勇利掏出腰后的鞭子,对着维克托就是一阵狂抽。距离太近了,维克托根本闪避不及,身上结实的挨了几下。


但他立刻就反应过来,站稳后一把抓住了勇利的长鞭,用力把人拉到眼前。


勇利拽了一下鞭子,发现力量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果断的放弃武器,对着维克托的肚子就是一拳。维克托反应也很快,但还是被勇利打到了腰部。


 


本来维克托还想手下留情的,但他发现现在不是一个应该留情的场合,他们之间,需要一个痛快的交代。


胜生勇利是个不好对付的对手,维克托有这样清醒的认知。


他擅长的短拳在对方看来毫无威胁,Omega柔软的身材在常年实战的锻炼下比Alpha速度更快。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背上和脸上又各吃了两下。


维克托感到自己嘴角破了,嘴里涌起了血腥气。他迅速的调整状态,很快也扳回一局。


地上滴着不知道谁的血,即便是夜晚,暗色的血迹在白色的羊毛地毯上显得依旧刺眼。


维克托觉得大概重伤了对方的肩膀,因为勇利左手的动作一下子迟缓了很多。除此之外两人身上都留下了不大不小的一系列伤口,


但是在家里斗殴是不讲原则的,勇利见情况不好,就开始用手边所有够得着的东西反击,金属蜡烛托、木质假花、大镜框等统统砸向了维克托,玻璃碎片划过了维克托的手臂,他觉得那里也开始流血了。


这时他注意到了刚刚被双方丢弃在地上的枪。


勇利也注意到了。


 


下一秒,屋子里又安静了,只有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八音盒滴滴答答的响着。


他们家里只有一个八音盒,曲子是那首《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维克托获得世界金奖的代表作,在他们结婚后勇利用它编了舞。


他们曾经就在这个已经满目狼藉的客厅里,一个人拉着大提琴,一个人跳舞,整个世界就像塞不进第三个人那样,大小刚好的模样。


而现在,他们举着枪,都企图用这把利刃刺穿对方。


 


维克托看着勇利的眼睛,月光正好照在他脸上,他终于看清了他的表情。


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表情,熟悉的坚定,和陌生的杀气。


维克托发现他恨不起来,不管对方是否骗他,是否是对头公司的王牌,是否和他的婚姻只是一场闹剧,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在这一刻,他发现,他依然爱他。


 


 “我做不到。”维克托放松了身体,丢了枪,“亲爱的,我做不到。”


“你开枪啊!”


“不。”维克托摇了摇头,“这次我把选择权给你。”


 


音乐放到了高潮的部分,维克托记得往常的这时候勇利总会笑着做出一个漂亮的伸手动作,就像他们拥抱时的样子。


他慢慢地展开双手,做了一个类似的动作。


一个他曾经在等待对方结束演出后每次都会做的,请求拥抱的动作。


 


然后他看到他伤痕累累的爱人流着泪,丢了枪,冲进他怀里大哭了起来。


 


维克托把手收紧,用力的感受着爱人的温度,“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他感到怀里的人点了点头,然后像小动物一样,给了他一个撕咬着的吻。感受着嘴里爱人的唾液和自己的血液,维克托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他根本离不开他。


 


空气里信息素的味道一下子浓郁了起来。


“你发/情了。”


“你也是。”


 


10.


 


这大概是一场混合着所有新仇旧恨的疯狂情/事。


他们疯狂的撕咬着,纠缠着,从客厅到走廊,最后停在了卧室里。




“给我。”维克托听到勇利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大概是刺激的太过,对方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我想要一个……一个……我们自己的孩子……”


“要……要像……你一样……漂亮……可爱的……孩子……”怀里的人连话都要说不清楚了,一边说一边喘着气,手却用力的扣进了他的肩膀。


“当然。”维克托笑了,“乐意至极。”


 


这个夜晚很长,也很短。


但最后,所有人都如愿以偿。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觉得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个清晨。


外面有阳光,身边有爱人。


没有避孕药,没有安/全/套,一切都完美极了。


他想到昨天晚上做/完以后勇利哭着抱着自己的场景,红着脸反复的说着“太好了”的样子,他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


在发情期内,Alpha只要把精/子/送/入Omega的生/殖/腔,怀孕的概率基本是百分之一百。


这个家庭,可能很快就要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了。


维克托无比庆幸,昨天的升级版家暴没把卧室毁了。这让他们在筋疲力尽后,起码能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勇利这时翻了个身,也醒了。他对着维克托笑了笑,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维克托也不想动,把人搂进怀里,脸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对方。


“你胡子长出来了。”勇利用手点了点维克托的下巴,“痒。”


维克托没睬他,继续蹭,“你不也有么。”


勇利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什么都没摸到。他体毛不重,基本三五天剃一次胡子就够了,当然他大部分时候是用拔的,因为本来就没几根。勇利佯装生气的用手肘去打对方,结果手被维克托一把抓住,还拉到嘴边吻了吻。


他的无名指上还带着他们的结婚戒指,维克托的也没有脱掉。


 


“介意聊聊你从前的事么?”


“当然不。”勇利调整了下姿势,把自己团在维克托的怀里,“我第一次杀人是15岁,你呢?”


“差不多。”维克托伸手把人搂紧,“我大概16岁的样子。”


“那时候我家附近一直有个流氓Alpha,家里全家都是赌徒,但因为是Alpha,他也有事没事去各家收保护费去抵债。我们是个小镇,镇上的Alpha不多,大部分都早早地就去大城市打拼了。”勇利抬起头,静静的看着维克托,“本来还好,只是交点钱的事。直到那天,他喝醉了,居然想强迫标记我。”


勇利感到维克托把手收的更紧了,虽然有些窒息的疼痛感,但他并不反感,“他强拉着我去附近的一处旧楼,然后我用一块砖,砸死了他。”


 


已经快十年过去了,勇利已经可以平静的陈述这段往事了。


实际上他并不害怕,发现对方倒在地上的时候,他反而彻底的安心了。


虽然后来因此遇到了一系列麻烦,但最后他用一个雇佣合同,换回了半段正常的人生。


他重回到学校,拥有了自己的事业,还遇见了自己的爱人。


他一点都不后悔。


 


维克托没有安慰勇利,只是把两人的身体贴的更紧密一些,听着怀里人的心跳,他又平静了下来。


“勇利真了不起。”维克托笑了,表情像是在认真地表扬对方,“我就平庸的多了。”


维克托家里有一部分军人亲戚,但他厌烦束缚,不想去军/队。但作为天赋极高的Alpha,维克托的家人了解怀璧其罪的道理,最后他在十几岁的时候成为了一名城市里的雇佣兵。


拿钱处理掉一些社会的垃圾,虽然工作脏乱了一些,但是他还能自由的继续自己喜欢的工作,维克托觉得没什么不妥。


 


“不过我不想干了。”维克托亲了亲勇利的额头,“我想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继续这样的生活会影响家庭,那还不如趁早收手,毕竟对现在的维克托而言,没有比他爱人更重要的存在了。


 


短暂的温存之后,他们要面对的是残酷的现实。


“你说门口会有多少人在等我们?”勇利从自己的衣帽间里找出了压箱底的防弹衣和战术背心,这些东西自从他集训完就再也没用过。


“不清楚,不过应该不成问题。”维克托则打开了他储物间的暗门,里面是各类常用的不常用的枪械弹药,勇利看到里面还有一把火箭筒。


他指了指那个大家伙问维克托道:“所以你之前除了接些小单子,还要去前线?”


维克托对他眨了下眼睛,“偶尔~”


勇利翻了个白眼,他终于知道这家伙偶尔说有工作但他找不到演出记录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昨晚他们虽然打漏了厨房和客厅,但从带小院的正门看起来这座房子依然温馨而平静。


马卡钦已经醒了,乖巧的蹲在门边等着主人来开门。


勇利给了它一个拥抱,然后连狗带狗粮一起塞进了维克托的越野车。


 


“所以你当时说车是从朋友那里拿的折扣价也是骗我的吧,我总觉得你会买一辆更漂亮的跑车才对。”


“跑车可不防弹啊宝贝儿。”维克托扭头帮勇利系好安全带,顺便偷了个吻,“我们回来再慢慢算账好么?”


勇利没脾气了,他简单的回了一个吻,“仅此一次。”


 


11.


 


外面的人比他们料想的要少一点。


但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或者是前军人。


维克托发现他爱人比他想的还要再凶残一点,在他一路狂飙的情况下,勇利还能稳定的回头射击,能一枪解决的,绝对留不到第二发子弹。


 


“先去哪儿?”


“我觉得你先去找你的老板比较好。”勇利又朝左前方开了两枪,一直在企图超他们车的一辆SUV被打爆了右侧的车胎,直接撞上了防护栏,“刚刚这批人里,我没看到切雷斯蒂诺的人。”


维克托戴上墨镜,踩了一脚油门加速,“你不去找昨天的那个孩子?”


“不用。”勇利拉上了自己的车窗,刚刚追击他们的最后一辆车已经被干掉了,“他的刀看着再锋利,也不过是只小猫而已,他应该没杀过人,拿刀的方式都有些小问题。”


被提到的小猫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这是本周维克托第二次来公司,他平时一般一个月能来一次就算勤快的。和往常人来人往的景象相比,今天周围安静的出奇。


维克托对勇利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不用跟着,“我一个人上去就行了。”


勇利没有睬他,拉起脖子上的防风镜带好,“我们是合法夫夫不是么,宣誓的时候说了什么你忘了么。”


维克托无奈的耸了耸肩,快速的跟了上去。


 


雇佣兵大楼名不虚传,勇利在越过了第不知道多少条红外侦测线后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


他们没走电梯,而是选了逃生通道的风口直接攀上去。一路上勇利打掉了好几个摄像头和自动瞄准炮,维克托则在后面清理反应慢半拍的驻扎保安。


即便他们反应再快,还是不免有些受伤,加上昨天家暴的后遗症,勇利觉得这一次结束后两个人都得在家躺上一个半月。


没事,勇利想,就当养胎了。


 


雅科夫在顶楼似乎等了很久了,手边放了好几个空的酒瓶。看到他们有些狼狈的从通风口跳下来,神情并不意外。


“你来了啊,维恰。”雅科夫年纪不大,但嗓音却听着不太好。维克托知道他脾气急,这些年要管的兔崽子又太多,难免伤着喉咙。


“是啊,我来了。”维克托毫不在意的拍拍膝盖上的灰,微笑着抛给雅科夫一个小药瓶,“没事别再吼人了,你嗓子也是快不行了。”


雅科夫无奈的摇摇头,“你就只会在这种地方贴心。”


 


雅科夫起身走了过来,他比维克托要矮一些,走路的时候被挺得很直,整个人看着非常有气势。


“我知道你问什么了,我也知道你想要什么。”雅科夫顿了顿,“但是维恰,我需要你付出一些代价。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我相信你懂。”


“是的,我明白。”维克托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袋子,里面是一些证件和一个移动盘,“我所有的特殊证件,还有这些年工作的整理记录,都在这里面了。”


雅科夫摇了摇头,没有接东西,“我还需要你的一个承诺。”他是直直的瞪着维克托,一字一顿的说道:“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再回来。”


维克托走上前,刚刚流弹打伤了他的小腿,他走得有点慢,“好的,我发誓,再也不回来了。”他把袋子塞进雅科夫的手掌里,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再见了,雅科夫。”


勇利在远处看着他们,给了雅科夫行了个礼。


 


他刚刚收到了一条CiaoCiao的短信,说是他已经被解雇了,把东西还给披集就赶紧跑路,他不想再见到他了。


勇利给他回了一句“保重”。


 


13.


 


克里斯托夫今天接待了一对特殊的客人,他们都是他的客户,也都两三个月没来过了。


 


“所以说,你们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么?维……哦不尼基福罗夫夫夫。”


“当然。”维克托即便坐在沙发上还紧紧扣着身边人的手,“我们现在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勇利似乎有点害羞,他没想到之前咨询的医生和维克托是同一个,“是的,他连藏伏特加的地方都和我说了。”


 


“那还存在沟通上的问题么?”


“当然不,我们决定要好好地过日子了。”维克托根本没看克里斯的眼睛,视线一直黏在勇利身上就没移开过,“我们重新装修了我们的房子,所有东西都是我们一起商量着决定的。”


“那争吵呢?”


“完全没有,我们把所有话都说开了。”


“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恩……虽然将来可能还会面对很多不可预知的危险,不过我们觉得只要有对方在,一切都不是问题。”维克托说完,又在勇利的手背上落了一吻。


“那……”


“医生,不问问夫妻生活方面的问题么?”维克托终于施舍给克里斯进诊所以来的第一个正脸,“我爱人已经怀孕了,三个多月了,我们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勇利本来就害羞的脸,彻底埋进了围巾里。


 


克里斯愤怒的合上了记事本,他现在特别想回家。


 


The END of The Nikiforov Couple


 


-----------------------


番外 




少年尤里的一个小故事


 


尤里·普利赛提,天才音乐家,天真烂漫的15岁,现在正被迫在他学长家里做客。


是的,被迫。


 


“来,吃点东西啊。”勇利的姐姐因为勇利怀孕的关系,特地从老家来看他们,现在家里大部分餐点都是她来准备的。“这孩子真好看,他叫什么?”


“谢谢姐姐。”维克托很自在的接过红茶,“他叫尤里。”


“诶?那不是和勇利很容易搞错……”真利姐姐皱了皱眉,“啊,那就叫你尤里奥吧!”


尤里刷的炸毛了,“哈?!”


尤里·普利赛提,天才音乐家,天真烂漫的15岁,被迫又获得了一个外号。


是的,被迫。


 


看着真利走去厨房准备晚餐,维克托才继续刚才的话题,“所以,当时那个情报……”


“对,就是我卖给他们的。他们还要我当一回诱饵,给双倍的报酬,我同意了”尤里不客气的吃起了桌上的饼干,那是前几天勇利和姐姐一起做的,“……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好吃?!”


“喜欢就带点回去吧,我做了很多。”勇利笑眯眯的摸了摸尤里的头,他从刚刚这孩子进门就想这么做了。


“哼,算是有点良心的猪。”尤里瞥了勇利一眼,难得的没有生气,“其实我是不懂你们夫夫俩的,就这么点事情还憋着。”


“那是因为你还是个孩子,大人的事你不懂。”维克托看到勇利又没穿袜子,很自觉的从茶几下的盒子里拿出双新的,蹲下身为勇利穿好。


勇利一下子就脸红了,但他没有拒绝。


尤里·普利赛提,天才音乐家,天真烂漫的15岁,被迫秀了一脸恩爱。


真是够了,他也想回家。


 


在维克托和勇利家里呆了半个多小时,被秀了一脸恩爱,获得一个奇怪的昵称以及两大包甜点,尤里终于能回家了。


勇利还特地把他送出门,维克托这点路都不放心他一个人走,愣是要搀着陪。


“尤里奥,我有件事一定要告诉你。”才半个小时,勇利已经和尤里很亲近了,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有点脾气的可爱男孩,“如果可以,我希望夜晚的世界里没有一个Yuri。”


“切。”尤里瞪了他一眼,然后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勇利的腹部,那里已经明显的有了隆起的弧度,“知道了啦,猪。”


 


这时一辆摩托车停在了路口,骑手勇利认识,是他们隔壁剧团最近非常受欢迎的男主演。尤里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道别。


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拉着对方的围巾,轻快地接了个吻,吻毕还对着维克托和勇利的方向做了个鬼脸。


勇利只觉得一阵血压上升,“尤里,你还小啊!对方是个Alpha你是个Omega你起码……”他话还没说完,摩托车已经驶出他的视线了。


维克托好笑的抱着勇利,搂着他一阵安抚,“好啦好啦,你不放心就多请他们来家里玩,等孩子出生以后也可以,有个大哥哥陪着安迪,不是件很好的事情么……”


 


尤里·普利赛提,天才音乐家,天真浪漫的15岁,不知道将来从某种程度上又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当然,这是后话。


 


------------------------


 


安迪·尼基福罗夫的迷你记事本。


 


安迪·尼基福罗夫,男,4岁,是个全街区皆知的著名宝宝。


著名的原因不仅因为他长得异常可爱,还因为他每天出现在街区的方式也很特别。


 


“安迪~今天又和马卡钦出来玩啊~”这是住在前一个路口的海伦阿姨,她已经五十多岁了,每天下午都会在院子里晒太阳喝下午茶。


“是的海伦阿姨!”安迪甜甜的回了一个微笑,小小的爱心嘴可爱的不得了。


“真乖~阿姨准备些饼干,安迪要吃么?”


“谢谢阿姨~不过我不能吃很多,妈妈在家已经准备晚饭啦~”


“那就一块!今天是安迪最喜欢的草莓味松饼!”海伦阿姨切了一小块,小心地放到孩子手里。


“谢谢阿姨!我最喜欢草莓松饼了~”安迪接过小松饼,开心的吃完以后,又发动他的小车,马卡钦立刻开心的在前面跑了起来。


 


这样的场景在每天下午都会出现在维克托勇利夫夫俩所在的街区,各位阿姨妈妈准备着好吃的小零食,等着驾着狗车的小天使的来到。


小天使的狗车很特别,他的玩具小车开的不快,车前的引绳牵着他家的大狗马卡钦,块头比4岁的小孩还要大那么一些。


一人一狗都又乖又可爱,阿姨妈妈们喜欢极了。


 


小安迪出生在一个温暖的家庭,有一个英俊但不怎么靠谱的便宜爸爸,和一个温柔可爱的天使Daddy,当然有时候小安迪也会叫他妈妈。


小安迪来到这个家庭的时候是开春,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长得正好。


他有模糊记忆的时候已经快1岁了,那时候他刚刚摆脱了咿咿吖吖发音不明的阶段,喊出了MAMA两个音。


那时候他记得抱着他的天使Daddy哭的超凶,一边哭还一边亲他。


虽然长大一点以后他知道了妈妈是男生,所以要叫Daddy,但是在便宜爸爸不在的时候,或者在向外人解释的时候,他都会叫勇利妈妈。


当然,顺带一提,小安迪学会的第二个发音是“汪”。


 


天使妈妈对于小天使安迪来说就是全世界最安全,最温暖的所在。


他的妈妈会做各种好吃的,会温柔的给安迪讲故事,安迪只要嘴巴噘一下,眼泪还没下来的时候,他的妈妈就会立刻抱住他,焦急的问他哪里不舒服。


安迪全世界最喜欢妈妈了。


 


便宜爸爸就……很便宜。


虽然长得很好看,小安迪已经能很好地分辨人的长相了,之前他去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他智商很好,他的便宜爸爸很自豪的回了人家医生一句杂交优势,回家差点就被打。


他的便宜爸爸似乎比起他,更爱他妈妈,对此安迪表示非常理解,毕竟他妈妈是天使,被更喜欢是应该的。


但是把他当玩具玩就不应该了!


他的便宜爸爸没事就会把他抛来抛去,或者把他放在遥控大玩具里然后自己拿着遥控器玩,美其名曰,遛娃。


或者就是把他往马卡钦窝里一放,美其名曰:感受大自然。次数多了就被他妈妈点着额头骂:还不如家里的狗懂事!


当然小安迪也是喜欢马卡钦的,大狗狗软软的暖暖的抱起来可舒服了。


 


当然,便宜爸爸还有厉害的时候。便宜爸爸似乎会很多东西,比如最近开始教他一些基本的拳击方法,说是强健体魄用的,或者教他弹钢琴,说是开发大脑。


平常虽然对小安迪不像妈妈那么宠爱,但是在他生病或者伤心的时候,还会背着妈妈偷偷塞给他一粒糖。


他妈妈怕他蛀牙,一般不让他吃糖的。


 


小安迪觉得自己很幸福,有厉害的爸爸,温柔的妈妈,还有偶尔来他家做客逗起来很好玩的金发哥哥,和虽然冷着脸但也对他很好的黑发哥哥。


黑发哥哥好像特别喜欢他,每次都会又羡慕又喜爱的看着他。虽然不太说话,但总会在小安迪看着他的时候努力的微笑,摸摸小安迪的头。


 


总之,小安迪觉得,现在的他非常幸福。


 


而这两天他又觉得更幸福了一点。


因为他的便宜爸爸告诉他,他马上就要有妹妹了,还是两个。


他以后就是大哥哥了,要保护好妹妹。


当然现在,要先保护好Daddy。


 


他的天使妈妈也和他说,他小小的肩膀上马上就要有第一份重任了


小安迪立马就点头答应了,他非常开心!


 


想到以后自己可以走在后面,前面的小车里放着两个小娃娃,再前面跑着马卡钦的镜头,小安迪还是非常激动哒!


他终于可以不被遛啦!




番外完


--------------------------------------------




新年好~


这篇突发奇想的小文章终于写完啦!不知道最后一章大家是否满意。


这两天我都不好意思回评论,已经要给催更势力跪下了[哭唧唧]


稍等会一条条回复的!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我本质是个很傻白甜的人,这次写这么有硬度的题材内心还是蛮恐慌的。


途中疯狂查各类设备的型号和使用知识,简直两眼一抹黑orz


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你们的喜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新年祝大家一切顺利~新年也要开开心心哒!




最后这篇文是有肉的,虽然非常的短小精悍,但为了不被和谐我还是放在了微博里:


微博链接


如果无法转跳,可搜我之前工商用(现在是放文专用啦)的微博:什锦春卷




感谢大家的支持~=3=

评论

热度(2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