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技术失误【ABO世界观勇A维O】

美绝·富力士:

技术失误


ABO世界观、发情期、永久标记相关


渣文/美绝·富力士


 


 


 


“勇利!”


身下爱人的带着万分惊诧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一下子让胜生勇利从灭顶的情欲中冷静下来!


“啊!”勇利显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猛然将自己的上半身支起退开了爱人好远,“……维……维克托……”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简直就要崩溃,“现在要怎么办啊?”


爱人脸上的潮红还没来得及褪去眼角还带着些湿气,但理智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一只手臂抬起挡在额头上方长舒了口气,原本缠在人腰部的双腿也解开落回到床上,然后勾起来一个美丽却无论如何无法让勇利有愉快联想的笑容,“勇利~如果你想我退役的话可以直接跟我商量,不必用这种方式的。”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勇利连忙挥动着双手来表明自己的清白。即使爱人的声音里还夹着一丝勾人的情欲余韵,但现在的状况也只能这声音也只能让勇利感觉到背后发凉。


“那、那……那现在应该怎么办?”勇利慌张地摇晃着脑袋左顾右盼也没能想到任何可以解决现状的办法,“总、总之先退出来!”说着双手握住爱人的跨部固定住想要退出自己的身体。


“嘶……疼!”勇利稍微加大抽离的力度维克托就痛叫出声,同时报复性的在勇利手臂上抓上一把。


勇利立马停止不再敢有任何动作。


维克托交叠着双臂挡住了面部深呼吸了几次才调整好重新开口,“Alpha的结卡在Omega的生殖器里未射精还想要拔出来……勇利的生理课到底是怎么学的啊?”


“可是……”


两个人都十分明白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射精,然后彻底完成这次永久性标记,而且这是一条有去无回的单行道,两个人都没有退路。


 


两人现在所处的坐标法国巴黎,是为了参加本赛季大奖赛的第四站法国站而来到了这里,明天就是短节目的比赛,而作为参赛选手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一名大龄的未婚Omega非常不凑巧的在几天前迎来了他的新一轮发情期。值得庆幸的是他拥有一名长期而稳定的Alpha恋人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他的未婚夫胜生勇利。


其实原本已经处于发情期的末期,靠着抑制剂的作用明天正常参加比赛完全不是问题,赛前禁欲也是作为一名运动员的基本职业操守(?!)。可是晚餐结束沐浴之后维克托却突然缠起勇利来。


“勇利~来做嘛!我保证不会影响明天的比赛。”维克托缓慢地从身体的深处吐出恋人的名字,未擦干的水渍沿着肌肤的曲线流淌着直达没入浴袍……


好吧,没有义正言辞的拒绝掉是他胜生勇利的错误,但是如果拒绝掉自己性感地半裸着略带撒娇口吻同时散发着香甜气味诱惑自己的恋人的人的话……感觉那好像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错误。


“……而且最开始说不要用套子的也是维克托啊……”勇利只是非常小声地念了一句。


然后对方笑着说:“勇利这是想要推卸责任么?”


结果就发展成了现在胜生勇利正在自己的房间门外面实践着维克托最爱的Japanese土下座,好巧不巧的还被尤里奥、奥塔别克等一系列晚归的不明真相的吃瓜选手们围观了惨状。


 


第二天早上维克托打开房门扬起一如往常的明媚笑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勇利,昨晚睡得好么?我们去吃早饭吧。”


“好、好啊。”


如果不考虑勇利在门外一宿没睡的话,真的是跟往常一模一样,我说是一模一样的美好早晨呢。


邻桌的尤里奥突然凑近过来说了一句,“维克托,怎么觉得今天你身上那头小猪的恶心气味比平时更加严重?”因为是Alpha原因尤里奥也对信息素的气味比较敏感。


以前被这样说的时候维克托或是无视或是巧妙的怼回去,今天却难得配合着也在自己身上嗅了一嗅,然后面对着对面的胜生勇利一字一句地赞同道:“真巧,我也这么觉得的。”


 


#由于技术性失误将约好不标记的恋人永久性标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恋人虽然没提分手甚至没有吵闹,但总觉得时刻受到恋人眼神的凌迟#


#如果恋人的职业生涯因此而结束的话我会背负一辈子的罪恶感抬不起头来#


呃……楼主,要不我推荐几款紧急避孕药给你?


 


难得的在比赛之前勇利没有一直跟在维克托身边,也非常难得的维克托对于此事完全没有过问,就连一向对自己选手私生活不太关心的教练雅科夫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维克托,你和胜生勇利发生了什么事情么?”虽然对自家经验丰富老将不会轻易受到心情的影响而发挥失常很有信心,但是出于教练的职责也应该关心一下。


维克托非常坦诚地点了点头,“没有啊,什么事都没有。”


……


这种状况要叫人如何理解啊喂?!


雅科夫一时之间无法将对话进行下去,认真思考起来现在叫救护车的话是否来得及……还是比赛之后再叫呢?


勇利终于是赶在维克托短节目出场之前回到了冰场,“维克托!”手里拿着一瓶水和一个……药盒?!


维克托没有出声,站在冰场的里面隔着半堵墙看着气喘吁吁赶过来的勇利,等待着他的下文。


“维克托,”勇利先是将手上的水瓶递了过去,才慢慢直起了身子,“这个是紧急避孕药,需要在24小时之内服用,我查过了副作用很小绝对不会影响之后的比赛!”


所以你之前都是干这个去了么?


维克托仍然没有出声,接过水之后就打开喝了一口,然后拿起了药盒仔仔细细地看过了说明,然后突然把药盒拍在了石壁之上,同时转身滑到了冰场的中央做好了表演的准备,等待着音乐的响起,留下在原地一脸懵逼的勇利。


勇利完全没办法做到维克托那么淡定,水瓶和药盒被紧紧握住到扭曲变形,彻底打开了心中的缝纫机。


虽然说发情期永久性标记什么的受孕率极高,但是极高不等于一定吧。千万不要怀孕!千万不要怀孕!


勇利虽然一向都没有什么自信但对维克托从来都信任的过分,但现在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维克托的每一次起跳转身落地勇利的心脏都跟随着一起颤抖,仿佛若是冰场上的人稍微出现了什么失误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勾手四周跳!


后内点冰四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


阿克塞尔三周跳!


如往常一样,所有的跳跃都完美的完成,一如既往毫无瑕疵的表现!


一直到音乐结束的最后一秒,看着维克托向观众们行礼致意后缓缓滑向等分区勇利才算是真正的放松下来。


最终法国站的比赛也由维克托选手以大比分差取得优胜而落幕了,这件事情也让维克托的心情转好,床上的技术性失误什么的好像就被这么遗忘掉了……


并没有!


从法国站结束到大奖赛决赛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维克托都没有再让勇利碰过自己,虽然从没有说过直白的拒绝对方的话,但总是在发现稍微有点不对的苗头之下就被维克托打岔过去。


自己是不是就要成为被自家Omega拒绝的很彻底的Alpha第一人?!完全不闹分手不吵架不发火不跟你谈话就是不让你上床的情况到底要怎么解决啊喂?!完全没有突破口啊!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大奖赛的结束。


胜生勇利现在正站在媒体的包围圈之外看着正中央的那个人接受着众人的采访。


“维克托选手本赛季也是一如既往的最佳状态啊!”


维克托保持着自己毫无死角的标准笑容,“非常幸运到现在仍然没有受过严重的伤,调整心态也不过是职业运动员的必备技能。”


“那维克托选手能向我们透露一下在接下来的欧锦赛和世锦赛上对自己的表演有什么新的目标或是追求么?”


“关于这个……”维克托环抱住手臂轻轻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手肘,露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又突然抬起一只手明朗地笑了出来,“欧锦赛和世锦赛都不打算参加,就此退役好了!”


“……”


室内在一瞬间默契地全部沉默下来,简直难以置信这个人在一脸轻松随意地说着些什么。


“维克托怎么能……”勇利的距离隔的太远,声音传不到维克托那里去。他注意到雅科夫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就明白这又是他那个任性的恋人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过的突然决定。


“嘛嘛,大家不要都露出这种表情啦,请以后多多关注我的小师弟尤里奥喽~他可是下一个要称霸花滑界的男人!”


 


“喂喂,勇利~你在想什么呢?”


直到维克托从媒体中走出,走到了勇利的面前,他都还没来得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维克托怎么突然就做出决定了呢?明明状态还非常……”


“还不是勇利用那么过分的方法要人家退役的!”紧紧抱住胸前马卡钦模样的纸巾盒子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这还是那个意外之后维克托第一次提起这件事情。


“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勇利被吓得退后了半步,“在维克托退役之前都禁欲吧,没……没关系的。”


维克托则完全没有受到勇利的影响继续说着自己的话,“而且更过分的是,勇利竟然还要拿药来毒害我们的孩子……呜呜呜……”


“孩、孩子?……哎——?!”


“所以说,”维克托放下了小马卡钦,伸手搭上了勇利的肩膀带着勇利向外面走去,“我们就回长谷津养胎吧!Go、Go!”


 


End


 


 


某绝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东西,感觉最初想写的东西都没写……然后写着写着就忘记自己要写什么了……这么渣真是抱歉orz……


明明是ABO世界观、发情期、永久性标记相关……却写了一篇这么贤者的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好像受到了欺骗……


自从看了YOI之后感觉好像丧失了开车的技能……为什么跟别人是相反呢orz……明明很多大大车都开的很开心……


中间乱入了几行类似于论坛体的东西,有朋友说想看,如果想看的话请留言,人多的话我会再写一篇论坛体的番外……


谢谢能将这么渣的一篇文看到这里,还有不明原因的想要说对不起orz……


对不起大家了!




顺便立一个弗莱格……超过三百粉丝点梗!肉或者其他随意,CP到时候再说。(真不要脸!你敢告诉大家你说出这话的时候多少粉丝么?绝:敢!我大声的说现在是二十二!←没错就是这么不要脸。)


不知道会不会吞,虽然这么贤者……吞了再想办法吧……orz



评论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