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尤里+维勇】Utopia

あばばば:

※12话感想之一:尤里往后操心属性的发展真是值得期待【【于是发散了一下/维勇前提亲友向,全员(粗暴地)关系很好


※最终话剧情相关个人臆想内容注意





过去出门比赛时从来行李扔给旁人就拔腿溜走的尤里如今脱胎换骨,所有熟人都对尤里的成熟可靠感动不已,除了他自己。


尤里本人则觉得,现在每次出门,自己活像一只过马路的野鸭,身后摇摇晃晃,跟着一串不让人省心的毛绒崽子。


 


“维克多!不要光顾着挥手!猪排饭你跟紧一点!”或者“不是跟你说了这边很冷把外套放在好拿的地方吗!”


俄罗斯冰坛的活体传说和创造咸鱼翻身奇迹的胜生选手中间,是以世界纪录书写崭新历史的少年天才,阵容可谓闪耀,尤里抽出背包里的围巾丢给勇利,指挥维克多让出外套,愤怒地戴上墨镜,拽着左边乐呵呵的维克多和右边紧张兮兮的勇利穿过欢呼的粉丝。心想,妈的干脆把他们捆在行李箱上,说不定还能走快一点。


 



训练时尤里可以远远挪到冰场另一头,眼不见为净;然而更衣室绷不住维克多老远跑过来,笑得身后向日葵摇曳:尤里欧!今天状态真好啊!


 


看吧,超火大。


 


你有点危机感好吗秃子!


诶,这么严重了吗……


谁说你头发了?!


 



勇利搬到圣彼得堡,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总不能放着不管——而且那么容易胡思乱想!出于无意识的善良心态,尤里虽然态度暴躁,依然时不时拉上勇利一起吃饭,或者需要买什么东西时,陪他去逛个街。


 


亚洲人单独在街上走,容易被小偷盯上。理由很正当,而且维克多脑袋缺神经,尤里一想到他们两个在摩肩接踵的热闹集市一类地方走散的场景,就觉得头疼。


但等他察觉到时,尤里发现自己已经每个月固定有那么几次,挤在闹哄哄的桌子边,和一大群人一起在莉莉娅家吃晚饭。维克多和勇利都在,有时米拉他们也来,烤鸡塞了大把香草,奶油浓汤热气蒙上勺子,黄油在黑麦面包里吱吱融化,尤里抢过勇利面前的布丁,挖一勺土豆泥沙拉敲在他盘子里。


 


猪排饭,甜食禁止。


俄罗斯冬日家庭餐桌准则是以热量抵抗严寒,来了没多久勇利的体重就攀升至警报线。


诶——


尤里不为所动,大勺大勺挖着布丁,在莉莉娅指摘他的餐桌礼仪之前风卷残云。他如今的运动量,吃多少都不胖。


哼,羡慕吧。


 


完全不行,后来莉莉娅看到勇利的练习,看几次就摇头,表示舞者的矜持受到挑战,结果最后不知为何变成勇利周末会来和尤里一起练芭蕾。届时维克多当然要跑来添乱,于是变成前述和乐融融景象,莉莉娅家有宽敞客房,但维克多一定拉着勇利挤在尤里房间,周末休息半天不用早起练习,尤里洗完澡出来,看到枕头和猫和人摊在床上,全都变成一些面带傻笑的扶不上墙毛球。


勇利苦笑着跟他道歉,尤里怒吼:你们俩给我睡地上!





不用太在意那俩人,维恰现在好歹也是教练。


雅可夫通常不管他们在训练馆怎么闹腾,不过吐槽毕竟是体力活,雅可夫实在不忍直视,才拍拍尤里肩膀。


 


是啊是啊太操心不好,教练走开后,维克多笑眯眯挂上来,你以为雅可夫的头顶是因为什么才秃。


……真的假的。


当然~


维克多的语气太煞有介事,他的自由奔放尤里又亲眼见证太多次,更增加了可信度——有一瞬间害得他差点又像小时候那样惨遭维克多忽悠。


你好意思说?!


 



虽说大部分时间黏在一起,勇利和维克多像所有谈恋爱的麻烦鬼一样,难免吵架闹别扭。冷战起来维克多跑来尤里家哭唧唧,无视他青筋暴起,摊在尤里背后打滚——他小时候倒是经常坐在维克多膝盖间,两人一起看尤里喜欢的儿童节目或者比赛录像,那时维克多还是长发,尤里摸摸落在自己肩头的银发,眼睛亮晶晶:维克多你头发真好看。后来尤里再大一点,把此事从记忆里删除,并威胁维克多敢提就同归于尽。但现在尤里本能感到记忆复苏危险,从沙发跳起来,到冰箱边找零食。


 


你差不多就行了,赶紧滚回去!下周我还有比赛!


我多给你编一套节目!让我住这里!


 


谁要滑你的节目啊!尤里毫不客气抬腿踹他屁股。


勇利来圣彼得堡以后,维克多灵感迸发,新编舞一套接一套——但尤里拒绝照单接受,尝试自己设计动作。他本来有天赋,莉莉娅和维克多再提示一二,就很像样子。




之前明明那么想让我编舞的……勇利不理我,尤里欧拿了金牌也不理我了人家好伤心,长吁短叹被尤里的咆哮打断:你给猪排饭写的情书自己去滑!光看就够膈应了!别想拖我下水!


 


维克多愣几秒,欢呼起来尤里你终于长大了,尤里充耳不闻,打电话喊勇利过来接人:


一小时不来,我就把这玩意从桥上扔下去。


 


勇利的住处离尤里家走路就五分钟,多出来的五十五分钟,给他纠结犹豫再打一篇和解腹稿足够——做一碗猪排饭都够了!


 


尤里欧真温柔啊♪


维克多趴在沙发上,小腿在身后晃来晃去,不知何时满血复活。


 


你想死吗,还有放下我的苹果派!


 



那两个人真是麻烦死了,我到底招惹了谁——尤里第一百次跟屏幕另一头的亲友倒苦水,奥塔别克认真地点头附和,但居然听得一脸乐在其中。尤里皱起脸:我可每天都在头大!不然你来试试!


 


但是你不也说,没法不管他们吗。


话是这么说……


不愧是奥塔别克,从不拐弯抹角:每次你跟我说到他们,看起来都很开心。


哪有!?


 


所以我就放心了。奥塔别克这次干脆笑出声。


 


朋友人太好,导致尤里继续暴走,就会显得自己很幼稚——他只能说过晚安,把手机扔到一边,气呼呼地抱住枕头。


怎么能不管。


 


 


他拿到金牌那天,上场途中维克多一把抱住他。


历史将要在此改写,只要再超越这个人一次——他是几岁时下定决心的?


后来一起跟着雅可夫练习,他发现这家伙不光麻烦,还是电波外星人,脑壳缺螺丝,说好了给自己编舞,居然忘得一干二净就跑到地球另一边。


他当然要追过去,让维克多负起责任来,完全没想到后来的事。


 


像是曾经在厕所隔间里哭哭啼啼的软弱胖子胜生勇利居然跃升他的生涯对手黑名单第一位,不愧是师徒,也跟维克多一样让人火大,像是他居然会输给勇利;像是维克多就这样把自己的传奇扔在一边当起了教练。


 


但他家的温泉,一起吃过的猪排饭,那座日本小镇上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听起来软绵绵的日语,榻榻米和木头的气味,海风的咸味与沿着大桥跑步时身边延伸向远方波光闪烁的海,维克多喝了酒就拖他们一起撒酒疯,勇利喝了酒也变成人形兵器。一切正要开始、如今想起来吵吵闹闹,气味和颜色都让人想到味增汤和新鲜面包的暖意盎然时间。


 


倒是一点也不讨厌。


 


维克多抱太紧,快要把他勒死,一万年里大概一次,尤里忽然觉得,这次不甩开他敲上头壳也行。


 


维克多的声音很近,只有他听到了。


——尤里,把他留下来。


 


尤里心头霎时燃起熊熊怒火。


……我的宿敌一个两个,全都这么没出息!


 


怒火不知何时也变成日常,他逐渐习惯,动作不会受到丝毫影响。这还只是升成年组后第一个赛季……


 


——不用你说!






END






※尤里恭喜优胜!维勇恭喜回老家结婚!(?大家都很棒;▽;


※虽然第十话就基本确定不论谁继续滑都是回老家结婚路线end,但勇利还是把教练弄哭了wwww都继续滑太好了www


※最后\スーパー天使ユリエル/ \第二季encore/

评论(1)

热度(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