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可饮

就是沦落整日痴迷男色的心机boy

番外 | 我的小猪是个自虐倾向患者

蠍卷轴_快期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文第一篇传送门


正文第二篇传送门


建议先食用正文哦,直接看番外可能看不明白~


以下是维克托视角




维克托大概预料到勇利会拿到冠军,但是没想到他会表现出这样一种心碎的主题,搞得他都不确定今晚应不应该向他求婚了。


自己在比赛前还特地把订婚戒指藏在了勇利酒店房间的抽屉里,打算派对求婚成功之后借口东西落在房间里,趁机去跟勇利一夜春宵来着。


这可该怎么办。


维克托有些郁闷。




“我给勇利发了一张你和尤利奥的合影哦”,比赛结束后美奈子拍着自己的肩膀,对自己说。


“什么合影?”维克托有种不祥的预感。


“诺,这张”,美奈子把imessage的页面大大方方展示给自己。


这是什么?!


维克托感到抓狂,自己下午被尤利奥揍了一顿又威胁了一番,自己捏着尤利奥的脸想警告他别给勇利捣乱来着,怎么远景竟然有这种接吻的效果。


“我知道你们之间没什么”,美奈子看到维克托紧张的神情,哈哈大笑,“但是我就随手一拍然后稍微加了个粉红佳人的滤镜,效果意外地好”。


“勇利需要这样一点点刺激来升华他的爱意哟,毕竟他一直是个在自虐中寻求快感的孩子,芭蕾也是,滑冰也是”,美奈子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这个军功章,可是有我一半”。


有……


你……


大……


爷……


维克托内心江河汹涌,但是表面还是一副温和的样子,克制着自己的语调,“我该怎么跟他解释呢”。


美奈子奇怪的目光回视自己,“解释什么,就用这种状态督促他备战明年冬奥会不就好了,勇利可是最喜欢冠军的哟”,她一脸「不用谢姐,姐是雷锋」的表情。




维克托陷入了沉思。


自己之前一直以为勇利仅仅是玻璃心,总是想太多牵制发挥,却忽视他总是在失败之后越战越勇,比如吃猪排饭长胖后发狠训练恢复体重,比如长跑筋疲力竭后晚上自己偷偷去滑冰。


如果这种状态能让勇利登上冬奥会舞台的话,他是会更开心呢,还是被这种莫须有的折磨伤透了心呢……


维克托想不出一个结果。


总之还是先督促这个忧郁的小猪,别让他错过了赛后派对吧。维克托拿出手机给勇利发了简讯。


“你先平静下,待会赛后派对见喔~”


OK,语气没问题,标点没问题,内容没问题,发送。




“喂,你打算今晚求婚吗”,在去派对的路上偶遇尤利奥,金发少年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己。


维克托捂住了他的嘴,“不是说好的,不提前说出来的吗”,他在少年耳边小声说着,“比赛前都被你踢了四五下了,你还没消气”。


“我当时问你勇利会有几个四周跳,你跟我说他只有两个”,尤利奥不爽地甩开维克托。今天他回酒店的时候看到维克托鬼鬼祟祟地从勇利房间出来,现场抓包套出了维克托今晚打算求婚的话,后来他灵光一现威胁维克托交代勇利有几个四周跳,还动用了些许暴力。还被这个老男人捏着脸警告不要像少年组比赛时那样羞辱勇利,真扫兴。


“他就是只有两个啊”,维克托看到俄罗斯代表队聚了过来,跟他们打招呼,“总之你今晚不许捣乱,不然我就让雅克夫给你封闭训练”。


维克托笑眯眯着揽着尤利奥的肩膀,嘴上却说着警告的话。




看到勇利喝多了,维克托赶忙追到了厕所,看到他抱着马桶干呕不止,自己赶紧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


另一只手放在兜里,摸着自己准备好的求婚戒指。


虽然厕所里有些草率,不过看他这样估计待会更不清醒,不然就现在求婚吧——维克托内心的算盘打的很利落。


“你们在干什么”,尤利奥的声音传来。


维克托愤愤地抬起头,看着隔间门口的尤利奥。




四周半跳本来就不是四周跳,尤利奥你个斤斤计较的幼稚鬼!我只是想给勇利一个惊喜求个婚,你个倒霉孩子为什么总是来搅局!


这是维克托暴走的内心。


他铁青着脸,上去一把拽走了尤利奥,把他扔给了雅克夫。




还好自己有必杀技。


维克托拿出手机,开始给勇利发短信,“我有东西落在你房间了,你睡着没,我过去取”。


没回复。


打电话,没人接。再打,还没人接。再打,还没人接。


再发短信,“难道是睡着了”。




过了五分钟左右,勇利的电话打过来了,维克托赶紧接了起来。


“你在房间吗”


“刚才是在睡觉吗”


“没在睡觉啊,我东西丢在你房间了,我能过去取吗”


“不用你送,我正好也要回房间了,你在哪个房间?1120?是在11楼吗?”




来吧,勇利,承受战斗民族的爱情吧。


维克托深吻着刚洗完澡的黑发少年,一把火苗开始燃烧起来,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开始解开勇利的腰带。


结果被用力推开了。




这是什么糟糕的独白,维克托看着眼前伤心欲绝的勇利,十分懵逼。


这当然不是玩弄,这是成年人的爱意啊,维克托有点头痛,勇利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敏感。


但是他突然灵光一现,美奈子的话回绕在耳边,不如就让勇利保持这种状态好了,一鼓作气拿下明年冬奥会的金牌。




“来做吧”,维克托一把拽住勇利的胳膊,制止了他试图溜走的行为。


维克托一直是个清心寡欲的人,之前所有的荷尔蒙都挥洒在了冰场上,退出赛事后积攒的所有荷尔蒙,似乎都因为刚才勇利在自己腿上的摩擦,被撩了起来。




他看到了勇利今晚带的粉丝领带。


居然不带我送你的那条,维克托有点不开心,而且这么骚气的粉色,还是美奈子送的。尽管知道美奈子和勇利之间感情无比纯洁,维克托还是有一点点嫉妒,他拿起那条腰带,给小勇利系了个蝴蝶结,“在我进去之前,不要让蝴蝶结散开哦”。




自己明明都要爆炸了,还正襟危坐地看勇利在自己安慰自己。真可爱啊我的勇利,维克托感到自己的身体温度在飙升。


呀,蝴蝶结掉了,终于轮到我上场了。


把这条已经不能带了的替罪羊领带扔到一边,维克托拿出了润滑剂,开始用手指扩张。


是这样扩张吗。


处男维克托有点紧张,他怕弄伤了勇利,但是他又惊讶地发现勇利似乎喜欢被粗鲁地对待。




一柱擎天!


维克托没有抵住诱惑,整个埋了进去,毫无规律地开始抽口插,谷歌上说应该摩擦前口列腺,但是维克托完全没有概念那个器官到底在哪。


不过还好勇利的表现出乎自己意料,他似乎乐在其中。


“我是谁”,维克托故意问怀里的少年。




老师?


这种时候你叫我老师?错!


维克托?


路人也叫我维克托?错!


旦那和老公?


嘛,勉勉强强算你过关了,让你自由了。




对不起,下次一定看够教学小电影再对你动手。


看到勇利已经结束了战斗,维克托换了个自己更舒服的姿势,一边自责,一边释放在勇利的体内。




看到勇利昏昏睡去,维克托亲吻了一遍又一遍他的嘴唇,直到吻到他的双唇有些红肿才离开。


维克托很想待到早上看着少年在自己怀中醒来。


但是,为了冬奥会!


维克托小心翼翼地把自己之前放在这的订婚戒指拿走,最后看了眼自己心爱的少年的睡颜,关上了门。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没看到勇利,维克托大概猜到他应该是睡过头了,正打算去楼上叫他,没想到看到了一脸怒气走过来的不良少年尤利奥。


怕你了,小祖宗。


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被勒令帮他推箱子到机场。




好,推就推,但是我还没求婚呢这事你千万别跟勇利说。


不,不是反悔,是时机不对。


大概明年吧,明年一定求。


好好好,我给你邮寄速食猪排饭过去。


空运啊?好贵的。


好好好,没问题,空运就空运,你别跟勇利说就行。




结果在门口见到勇利的时候,他正在跟披集勾肩搭背地说着话,邀请他们去日本玩。


戒指还不见了。


维克托试图私下问问勇利是不是真的把戒指弄丢了,结果他一直对自己不理不睬,不论是在车上还是在飞机上都是一直裹着小毯子睡觉,到了日本也是一直在躲着自己一样。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维克托躺在榻榻米上,看着被自己当项链挂在胸前的订婚戒指。因为担心勇利的父母反对,从勇利房间出来的那天晚上他就把戒指穿上了绳子,挂在脖子上当项链了,省的被勇利的家人问起来导致勇利难堪。


结果那个孩子把戒指扔掉了,还一直躲着自己。


这种自我封闭的状态真的能对他的成绩起到帮助吗,还是会在冬奥会之前就会被他自己打垮。


维克托想不明白,也睡不着,索性打开手机开始看SNS的状态。




嗯?


这是什么?


他看到披集发的状态,是勇利和一个年轻漂亮的牛郎。


管他成绩怎么样,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孤独终老了。维克托瞬间抛弃了加压自虐训练法,将勇利的冬奥会金牌抛到了脑后。


不论勇利能不能拿到奥运会冠军,哪怕他现在引退以后每天三顿猪排饭胖成小猪,维克托明白自己也会喜欢他,虽然勇利可能会向往金牌觉得自己对他粗鲁也无所谓,但是自己却不能承受一丝一点失去勇利的可能。


于是维克托给勇利打了一个电话。




“勇利,马卡钦生病了”


“它上吐下泻的,现在完全没有精神,我好担心它”


“你快回来看看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还好”


挂上了电话,维克托摸了摸身边正在熟睡的玛卡钦的脑袋,开心地笑了笑。他掀开身上的被子,找出来藏在柜子深处的求婚戒指,坐在客厅,等勇利回来。




“答应我,答应嫁给我”,维克托急切地拽着勇利的胳膊,语气是祈求的,刚才勇利对自己摇头拒绝,自己的内心突然焦虑起来。


勇利这是放弃喜欢我了吗,他是喜欢上别人了吗,确实披集的年龄跟勇利更符合,那个牛郎少年看起来比自己更讨他欢心。


维克托感到有些沮丧,他祈求地看着勇利。




终于听到他说。


“好”


“嫁给你”




-END-





评论

热度(414)